老咚

佛系秃头中年騒吕孩

可气死我了傻逼玩意儿破板子👌再见破板子

我总是梦见你。
我喜欢你齐肩的青丝,俊朗的眉头如墨的瞳孔,小山丘一样迷人的鼻形,温润如玉的嘴唇,淡淡的胡渣,总是深沉的身影气质极了,偶尔一笑就像雨后的树叶香得那样让我沉迷。

喜欢你在夜里打着灯,用你惯用的小笔一笔一笔地磨出一副温润的油画,也喜欢你白日,里用珍藏的大刷挥彩。

你有时会在夜里发狂,大口喝着烈酒,烟头堆满了一个烟碟。你分明不迷恋烈酒与香烟,却总会在发狂的时候疯狂地麻痹自己。

你总是穿着棉麻的长衫像个游历的诗人,在雨天出门,不打伞,走走停停,眼神迷离,坐在公园被打湿的长椅上思考,直到雨停,或许华灯初上,才点了烟叼在嘴上,慢慢地往你的小房子挪。
 
你有时会出门,换下你舒适的袍子,穿上当下流行的装扮出门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聚一聚,他们总是叨你许久都不出来一聚,你每次都笑着安慰他们你有点忙。忙着画画,卖钱。你的梦想是开一家画廊。

聚会结束了,你又回到你的小房子里,你一句话不说。又开始画画。你每天晚上都会画画,从来不疲倦。

我没见你有过什么爱人,但你有一个情人,你一个月见她一次,她是个都市女人,那天晚上你总是疯狂的索要,她总是嚷嚷着再也不要见你,但是你知道不过她耍多少次小性子,一个月一次,她从来没有缺席。她爱你,你知道,可你从来不戳破,她是个麻烦,你觉得你很习惯她,但是她太会闹事了。她觉得你是个渣男,她也和闺密吐槽你非常多次,你全都知道,你从来都不说什么,一个月一天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。

她求你画过她,你答应了,裸着的,又或是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衣服,你总是觉得她太世俗,胭脂俗粉的气息太多,一点的不入画。但是她的身上有一点点干净是你最珍惜的,总是把她的那点干净放大,她说你画得不像她。你不反驳,也不说话。

我总是浮在你的身旁,像个变态一样,看着你发狂,看着你坐在公园里思考,看着你和朋友聚会,看着你和她翻云覆雨,看着你画画,看着你做饭手忙脚乱的样子,看着你总是睡不熟的脸。我很难过,你总是折腾些东西,你太空虚了,一年又一年,你眼里的东西越来越少。你听不到我的哭声。

我不劝你,也从不参与你的生活,因为你看不见我,你活在我的梦里。

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我的生活里出现一个像你一样的人,你会喜欢我吗?

我猜你肯定不会喜欢我,你不喜欢我这样造作的人。
你喜欢什么样的人?一年又一年,我始终没有办法看透。

再丑陋的人类都渴望得到宠爱。
只是同他所说,
世间亿亿万万人,
有些人实在不适合得到宠爱。